中国体彩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中国体彩网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5-26 17:32:3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刘大使:我在伦敦确实经常与英国的政府官员、议会议员讨论香港问题。在全国人大决定审议《国安法》之后,我同英方也有一些接触。目前,英国确实仍有一些政客固守“冷战思维”和“殖民心态”,仍未认清香港已回归中国、是中国一个特别行政区的现实。英国外交部不久前对香港特区维护国家安全立法说三道四,同澳大利亚、加拿大拉帮结伙发表涉港联合声明,干预香港事务和中国内政,中方对此表示坚决反对。我们已向英政府阐明中方立场,并通过发表答记者问、接受采访等方式,多次向英各界介绍情况、阐明立场。我们强调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刘大使:上周末,王毅国务委员兼外长在“两会”记者会上对疫情常态化下的中国外交做了深入阐述,明确提出将聚焦五大任务,打造新亮点。中国外交因疫情面临新的挑战,也迎来新的机遇。我们将努力适应新形势、解决新问题,创造性开展工作,充分发挥以电话、书信、视频为主渠道的“云外交”或者叫“线上外交”模式,尽一切可能降低疫情对外交工作的冲击。我认为,面对疫情带来的新形势、新挑战,中国外交将继续以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为目标,开拓进取、攻坚克难,不断展现新担当和新作为,为国内发展营造和平稳定的国际环境。主要体现在“五个进一步”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们在积极推进与英方商签自贸协定,深化投资、金融服务、基础设施、装备制造、科技创新、医疗卫生、“一带一路”等领域合作,在维护自由贸易与多边主义、应对气候变化和全球卫生安全等挑战方面加强国际协调合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是进一步聚焦两大中心任务,全力服务国内建设。聚焦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、决战脱贫攻坚两大中心任务,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大局,充分运用各种外交资源,着眼“后疫情时代”,全面服务“六稳”、“六保”工作,维护全球产业链、供应链稳定,维护开放型世界经济,应对世界经济下行压力。在继续做好防范疫情输入的同时,逐步恢复正常对外交往,采取有力措施加强国际互利合作,为中国和世界共同发展作出新的贡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主持人:我们再来看看外交政策,2019年中国特色大国外交成果丰硕,但今年的新冠肺炎疫情之下,不少外交活动不得不暂停或取消。你认为在这个特殊时期,应该如何有效推动外交工作和国际合作?这次疫情对于中国外交,除了挑战之外,是否也有一定的机遇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五是进一步加强公共外交,维护提升国家形象。要讲好中国故事,特别是要讲好中国抗疫的故事。驻英国使馆在疫情防控常态化的同时,积极开展对英工作。我们与英国政府、议会、工商界、媒体、智库、高校等保持密切沟通,凝聚共识,促进中英关系不断向前发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次讨论发生在5月15日的一次国家安全会议上。一位高级官员称,展示美国具备迅速进行核试验的能力,或许有利于开启美国所期望的所谓的“中美俄三边军控谈判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届美国政府上台以来,曾多次作出退出军控协议的举动。美国在去年退出与俄罗斯之间的《中导条约》,上周宣布退出与俄罗斯和许多欧洲国家签署的《开放天空条约》,而至今未表态是否延长于明年2月到期的《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》。3月后,美国新冠病毒疫情发展形势迅速恶化,医疗物资极度短缺,但各州求助联邦政府无门,转而将目光投向中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然而,特朗普在4月1日直接泼了盆冷水,他告诉各州,联邦政府对口罩、防护服等基本防护用品的库存已“几乎耗尽”。眼见求助联邦政府无门,各州政府开始自救,纷纷将目光转向中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主持人:英国外交部表示担心《国安法》颁布会影响《中英联合声明》,你怎么看这样的说法?这段时间,你是否也接受到不少英国媒体或者官方向你询问香港《国安法》相关情况,你是如何向他们解释的呢?